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ChinaRen校园-搜狐网站
ChinaRen校园首页 > ChinaRen专栏作者

我会听你的话,认真学习。我也会记你一辈子。

  “小雷子,你是像海风一样爽朗率真,纤尘不染,开放的心怀如阳光洒在海面上的波光粼粼,永不能伤害和玷染的人……”

  那个十九岁的夏天,满目是大片大片的三叶草,在河岸的边边角角,生长得漫无边际。沂河里的水像熟睡的孩子,在高大灼热的太阳下宁静安然,除却阳光轻轻洒下的波光粼粼,夏日的微风几乎惊不起河面半点涟漪。

  我和女同学手挽手,奔跑在午后的林荫。白色轻便的帆布鞋时而穿行进三叶草间的细曲小路,像冲撞在四叶密林的白色蝴蝶,调皮地飞舞。记得,你就坐在无边的三叶草间,坐在棕色的仿古木亭里。

  我和女同学立在午后的阳光里,额上微微地渗着细小的汗珠,偷偷看你,看你背影里仿若读书的样子。当我站在你面前,很男孩子气地用雪白棉布衬衣的袖口抚却额上的汗珠,你抬头间的目光溢满微微的笑意。我傻傻地笑着,注视一眼你依然双手捧在膝前的散文诗,拉住女同学的手欢快地跑开。

  你很少说话,我很少和你说话。因那是个繁忙的备考的日子,因你是班里的转校生。

  高三的秋,云淡天高,班里陆陆续续转进外校生。大概是班主任成哥所带班级成绩优异的美名也飘进你的耳朵吧,一个晴朗无云的好天气,你在成哥的介绍声里默默无语,表情优雅,那样安静地步到我身后,我甚至没有听见你落座时晶黄色木凳应该发出的声息。听说,你来自市里最好的那所高中,那所我曾经擦肩而过的省重点高中。

  沉默日子里的只言片语,你用那样幽深的眸子看着我,令我吃惊。有一天,你淡淡地微笑,用手中的硬币变一个小小的魔术,告诉我:知道吗,我从很小起已经在学习魔术。我突然笑了,我终于不再惊讶于你看我时眼眸中潭水一样无底的幽深,那样幽深的目光是允许一个学习过魔术的男孩随意使用的,与他望见的那个人无关。我望一眼暮色里的旗杆,一丝风掠过阳台穿窗而入,吹动我松散的短发,我不由像个男孩一样吹一口罩住额头的乱发,或许你都注意到了,不然为何后来总爱那样微笑着喊我雷哥哥。

  当然,再后来,我还是成了你喊的小雷子。而你,成了文章开头说那句让我突然泪流满面的话的人。

  二

  “小雷子,南京的确忧郁,我在家的心绪不知不觉就随着南京的节奏了,有些灰色了。我上半年时候曾到鸡鸣古寺上香,许的愿现已经成了一半,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如果有机缘也为我请个愿,把另一半实现吧……”

  我们始终说话不多,始终交往不多,高考过后的春夏秋冬里,我都不曾再看见你,不曾再看见你望着我时眼眸中潭水一样无底的幽深。我也始终没有提醒你,你当初借给我的《散文诗》我一直没有还,它从此安静地立在我的书橱里,和我喜欢的张曼娟的《人间烟火》一起,经历无数个我异乡求学的日子里的蒙尘。

  可你的声音依然熟悉,你总在偶尔的周末打来电话,用一贯平和安静的声音说:小雷子,我们聊一聊近况吧。

  我向你讲述生活里的甜蜜与忧郁,向你诉说我悄然萌芽的爱情,向你诉说我在爱情泥淖里偶尔惹的不愉快。你总是静静地聆听,总是询问我不快乐阴影里的根由,总是那样耐心地让我明白一个快乐的道理,希冀我一直幸福无忧。其实,你总是讲自己不多,我在很久以后才发现。

  你讲自己的言语那样零星,我只好用脑里记忆的数次声音慢慢拼凑起南京高大的院墙,南京细雨纷纷的巷道,和笼罩在南京整个城池的忧郁。原来,南京那样深沉,一如你幽深的眸子和优雅的仪态下显露无疑的平静。原来,你那样深沉。

  只有一次,你讲起很多。你讲起如何买下精品店橱窗里的俄罗斯套娃,如何想将她送给一个属于他人的女孩,却迟迟满腹踌躇不知所措;你讲起爸爸为你计划的留学,笑称你爸爸是怎样一直嘱咐你最好确定女友后方才出国,而你又是如何无奈着孤家寡人……

  我不知道你的俄罗斯套娃是否最终送给了不属于自己的女孩,是否你的孤家寡人生活会告一段落。可我记住了你请我代你许愿的话。和男友去蓬莱旅游的时候,我穿行过大大小小的庙阁,只在一处做最虔诚的跪拜,许下蓬莱之行的唯一一次请愿。只为你。

  三

  “你的微笑,是抓不住的阳光,无法复制……”

  从河岸吹来的风越过马路,吹起我长长的刘海在空气里飞舞。我站在出租车站牌下,满目是远处沂河的波光粼粼。21岁的夏季,我在滨河大道的黄昏里等你,等自高考后再一次见到喊我小雷子的你。

  你依然仪态优雅,简短竖立的头发,真维斯风格的带领横条汗衫,藏蓝色牛仔裤,黑色皮凉鞋。你坐在崭新的橙色电动车上,微笑着说:上来吧,带你去吃德克士。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

  我故意挑剔得说,怎么开电动车来,就不怕我穿了裙子,可不方便了。

  你望着我又是微微一笑,目光幽幽地说:雷哥哥,是不可能穿裙子的。

  是吗?或许吧,你记忆里的小雷子还是那个短发飞扬,用雪白棉布衬衣的袖口抚却额上汗珠,像个男孩一样吹一口罩住额头乱发的孩子吧?你该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我长发的样子,还是我将长发捥成脑袋上一个小髻的样子。其实我已经很多次穿裙子了,在大学校园里。只是那天你看到的我却是白色T恤,淡棕色九分裤和白色的简单芜杂的凉鞋。

  去德克士之前,你带我坐在河边绿化带新修砌的台阶上,我们一起看晚风吹动的涟漪。你望着河里不断的小小波动,说:小雷子,这多有海的感觉啊。我转过脸望你的刹那,正遇上你幽深安静的眼眸,我目不转睛地说:是像海,可是没有你的眼睛幽深。你,就像我脑袋里所构出的深沉忧郁的南京。

  后来,我们离开葱绿的河岸,电动车经过你家住宅楼下的马路时,你又说:哈,小雷子,看见那个敞开的窗口了吗,我妈妈正在厨房的靠窗处做饭,能看见我们。

  那就告诉阿姨,说你身后坐着一个喜欢留复古发髻的男生吧。我说。

  虽然我看不见你的表情,可我感觉到你笑了,很清晰。

  你把我扔在住宅区的大门口,回家换出一辆我忘记颜色的单车,继续驮我去德克士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你说:小雷子,我带你去一个胡同吧。不等我有所反应,你已经拐进一条只容两人并行的曲折窄小的胡同,我坐在车上很害怕胡同的墙面会蹭到双膝或脚。可你把单车骑得那样平稳,一路向我讲述高中时代未转学时你是怎样日复一日地穿梭这柳暗花明的窄小胡同,乐此不疲。我惊异于原来这城市还有这样一个看来陈旧且曲折窄小又似毫无尽头的胡同。

  当你将单车行至一处十字路口,却突然停住在路口中间,指着正对面的“在水一方”夜总会问我:知道为什么叫做此名了吧?看我一头雾水的样子,你接着说:所谓伊人。于是立在路口中间傻笑的我做了在水一方的伊人。

  在德克士的时候,我们坐在靠窗的位置,看楼下奔腾不息的车流与人群。我一向吃东西很慢,几乎每次都要用完餐的男友拿手机上网或翻看手边的杂志等我。不曾想你吃得比我还要缓慢,并笑着告诉我你南京的同学怎样因此而叫你山东小汉。你叫了太多的吃食,我吃下一个圣代和一个汉堡的时候便饱了。你说:小雷子,把剩下的汉堡和鸡柳都打包带着吧。于是我打包了你请客的快餐,完全无需顾及形象。在你面前,我会很自然地成为一个又吃又拿的傻里傻气的孩子。

  带着打包的快餐,我依然坐在单车后座上,由你送我回家。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城市,可初上的华灯照亮一个非暗夜的光明世界。夏日的夜风是温柔而暖和的,轻轻拂过脸庞,勃颈,小腿,和穿在白色凉鞋里的光脚丫,那样令人舒怀难忘。

  知道吗,你那样描述我傻里傻气的笑容,足以让我欢笑得更傻气。

  四

  “小雷子,有点事情我现在就想告诉你。就是你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好好学习,考个好医学院,好不好?协和,北大都行。很难考,可是很值得。我要走我的留学路了,不过一定会回来。一起努力吧,晚安。”

  大三的秋天,烟台没有经历以往的狂风,在一个平静安和异样温暖的夜晚,你这样嘱咐我。

  失眠的凌晨两点,我记起你幽深的眼眸,你优雅的仪表,你平和的声音。我从来不曾预料,今生会有这样的一个你叫我小雷子,完全出乎爱情与友情。甚至所有时光里的和你相望与言语,都是处在完全没有性别概念的状态里。

  我会听你的话,认真学习。

  我也会,记你一辈子。

作者资料:

作者:王雷 ID:shuiray
性别:女 目前所在学校:滨州医学院
生日:1987年4月23日
星座:金牛座
家乡: 山东临沂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wangleiray
毕业学校:滨州医学院(烟台校区)
所在院系:基础学院
就读过的学校:临沂第四中学
读过或想读的书:《红瓦》《小王子》
看过或想看的影视:《天堂电影院》《十七岁的单车》
听过或想听的歌:《那些花儿》《an angel》
喜欢的运动:徒步
兴趣爱好: 读书,睡觉,写东西
喜欢的品牌: 美特斯邦威,森马
喜欢的明星名人:赫本,周璇
(责任编辑:曹雯)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