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ChinaRen校园-搜狐网站
ChinaRen校园首页 > ChinaRen专栏作者

我一直认为她是个清纯的女孩,在今晚她喝酒前

  (一)

  我一直认为她还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在今晚和她喝酒之前。

  她是一个看起来令人怜悯的女孩,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她习惯于匆忙的脚步和韩式的单肩包。

  她很少说话,总是习惯一个人沉默成夕阳的一部分。

课余时间她也总在写些东西,她曾经跟我说过她要考研,而我也只是在星期天看到她被人用轿车载走的时候才偶尔怀疑她的话。

  流言蜚语像苍蝇一样,围绕着她纸包不住火的故事,但我一直相信她只是简单地找了一份兼职,我甚至想那是老板自作多情,因为我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我一眼就喜欢上她……

  我的喜欢是深深藏在心底,用童话般的希翼期待着唯美的爱情,而她又是如此的高贵,我仅仅是校园里一个平凡不过的学生。她还是会找我陪她吃饭,因为她认识我、信任我,也因为我知道了她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却守口如瓶,因为我一直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

  在今夜,我们在饭店的一个小包厢里吃饭,她点了很多瓶酒,她笑着说她要把我灌醉然后强奸我。我当然当她在开玩笑,因为我并没有喝半滴酒,只是她自己一杯一杯地喝。

  她说她的酒量很大,能一下子就喝三瓶,这我相信了,她的脸像是新娘出嫁时带的伞一样,撑开了一片红晕,我听说见酒脸红的人很能喝酒。

  可是刚喝完一瓶她就叹气了,我笑着说:“怎么了,不行了吗?”

  她苦笑了会,说:“我是不甘心。”

  我迟疑了会儿,什么也没说。

  “真的是女人因爱而性,男人因性而爱吗?”她晃了晃头说。

  “此话怎讲?”我满是疑惑地问。

  “就是说我们女孩子是因为爱才会上床,而男人是上床后才会懂得爱。”她很不屑地对我说。

  我相信她是对的,但我无法理解她话中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零乱而明亮的留海……

  “我们公司的经理喜欢上了我,经常约我出去看电影,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还是对我说了真话,即使我不想知道。

  这种故事我在电视上见多了,我早已漠然了,依旧是淡淡地看着她。

  “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况且我家里也需要钱,我一直都……”她的话说得如此急促,像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我试图设计一百个方案,解决她所有的困难,因为我知道她累了。

  “我无法控制自己,起初只是想巴结下,我现在情不自禁……我发现我会毫无保留地给了他,我发现他是一个可靠的人,我相信他能给我幸福。”她又喝了一杯酒。

  我的方案像是一张蜘蛛网,在如此强大的敌人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天知道我的话是如此敷衍,我的眼神告诉自己一定要拆散他们。

  “他每次都送我回学校,也接我到公司,经常买衣服给我、陪我散步、看电影。对了,他最近感冒了,你说我该不该打个电话给他。”

  我知道拆散他们是我一个幼稚的想法,我只是淡淡地回了句:“有必要打一个。”

  (二)

  包厢的灯光是如此明亮,明亮得好似我伤透了的心。

  但她还是摇了摇头,双手抱住略是零乱而又光亮的头发:“他是因为无聊,我是因为寂寞才走到一起的,一旦这种感觉消失了,我们还是会分开的。”

  我相信她说的话就像我认为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子一样,“那你是真心喜欢他吗?”我知道我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这个世界又有几个人讲真心啊,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我想此时昏黄的街灯下还残留着我无法扶起的身影,那可是我多年的期盼。

  只是冬天一到,一切的希翼都结成了坚固的现实,敲也敲不碎。

  她笑了笑,用极具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她右手握着酒杯,漠然地说:“他有老婆了。”我猛地抬起头,“他还有个三岁的女儿。”她接着说。

  我的眼神布满了死寂的气息,像是黎明前的墓地,“但我知道他和他老婆早就没感情了。”她继续说。

  我真的很想掀起桌子,但我克制了内心的火焰:“你怎么知道,你不担心他欺骗你吗?”

  “他的眼神告诉我……”她低下了头。

  我还是会相信她的,就像我一直相信她是清纯的女孩一样。

  整个黑夜的空寂铺盖而来,在我的胸口,在她的眉梢。

  她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那回我们上床后他告诉我的……”

  我真的不明白她所谓的“男人因性而爱”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怀疑她的清纯,却无法猜测她留海下的故事。

  我终究愤怒了,我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这个漂浮着蠕虫气味的房间,她拉住我的手……我看见了,千真万确,而这支白皙的小手是我一年多来梦寐以求的,没想到今天如此轻易地握在我的手里,轻易得我误以为不是她的。

  “我醉了,真的,亲我下好吗?”

  我看了看桌上倒下的两个空酒瓶,我在接受她喝两瓶酒会醉的事实。她紧紧地抱着我,紧得我无法呼吸,她亲吻着我的脖子和下巴,我至今仍读不懂我日夜期待的爱情是嘴对嘴的诠释,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

  房间的墙壁更加明亮了,像是此时的暧昧,充斥着死亡的惨白。

  她轻轻抬起我的右手,而我的手指也如水蛇般游向她潮湿的草丛,之后我下身鼓起的勇气填补了她天生存在的空虚,那只是一个晚上的故事,在我的相信与不相信之间。

  我还是认为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我没有在明亮的灯火下窥见那两座白皙的呼吸。

  天亮了,我们各自忙碌各自的学习,那天晚上的那瓶没有喝下的酒收买了整个晚上的寂静,同样收买了搁浅在我口中的两个空酒瓶。

  (三)

  之后我在小市场的包厢里瞥见了她与一个长得和我如此相似的男子喝酒,她正给他讲一个美丽的故事。

  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或许我应该在旁边听她编织这个故事。

  她轻易地喝下一杯酒说:“真的是女人因爱而性,男人因性而爱吗?”

  那个男生,或者说是我,我说,满是疑惑地说:“此话怎讲?”

  “就是说我们女孩子是因为爱才会上床,而男人是上床后才会懂得爱。”她很不屑地对那男生说。又是这样的话,难道我们男生真的傻得如此可爱,竟又是如此天真。

  那男子没有回答什么,像是上次的我,但是我们情愿继续听下去,可接下来我才知道故事的主角变成了我,但我不知道在她的嘴唇中我是否进化成一个有女儿的经理。

  “我们公司的同事喜欢上了我,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她说。

  那男生笑了笑,他天真的以为他还有机会,这真的太可笑了。“很简单,那就离开、拒绝他。”我靠在墙上,酒店里昏暗的灯光慢慢凋落,埋葬我沉默的过去。我想换我我也会那么说的,或许刚才就是我说的,我说:“拒绝他……”

  “可是,可是我不想这样,他帮我很多忙,而且我的工作是他给的。”她又说。

  我还是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因为我此刻说不出话,那男子也沉默,不同的是今晚他喝酒了,我上次没喝。

  “但是,刚开始我只是觉得我们是朋友,不想放弃这份珍贵的友谊。后来,他经常对我动手动脚的,后来……后来在一个晚上,我们上床了。”她说,样子很无辜,相当的无辜。

  我真想说你TMD的贱货,可是我开不了口,我怎么狠得下心呢?何况我还是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那男子只是喝闷酒,和我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

  “其实我是想离开他的,真的,你相信我吗?”她放下了酒杯,很是激动,像是所有人都要背叛她。她把手放在那男子的手背上,他没有缩手,我知道是男子都想拥有她那白皙的手,是如此可贵。

  男子点了点头,安慰道:“相信。”

  “可,那个晚上,在一个包厢里,我又和他……”她收回了手,悲伤地说。

  “那个晚上”、“包厢”、“我?”我认命了,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我,可惜的是我没有女儿,我知道她会给我生出一个的,但不知道是故事的哪一段。

  是男人都不会忍受这种场面,即使我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我依旧会选择愤愤地离开。那男子起身,没说什么,猛地喝下了一瓶酒就转身离开……

  她拉住了他,她的手,白皙的。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却片刻失去了直觉,像是来不及接受手中这个水滴形状的现实,但是他毫不客气地伸入她的衣内,握住了这只颤动的兔子……

  我不知道是她自己脱去了内裤还是他硬扯去她的防备,他们是在做爱?我似乎在怀疑眼前的一切,酒店的灯火充斥着我的瞳孔。

  我知道现实总是背叛想象的,即使今晚灯火通明。她诱人的呻吟以及无力的残喘告诉我这是真实的。我没有过多的思考,我踢开了门冲了进去,因为我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

  当我成为包厢里的一个角色时我才发现刚才那男子已经不见了,真的不见了,而她呢?我呢?她还在,我也在,但是,她是和我交织在一起,我们使尽所有力气拥抱在一起,我们下面紧紧地连接着,我们融合在一起,诠释着大自然最原始的延续。

  不可能,不是的,是我和她在做爱!刚才那个男子就是我。但是……我推开了她,穿起湿透的内裤。

  我没有过多的流连,我只是买了一瓶那晚她没喝下的酒,而这酒无疑装满了她赤裸的虚荣和我们最潮湿的讽刺。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在今晚我酒醉之后。

  (四)

  我光着身子半卧在阳台上,像是一条惊栗而疲惫的蛇。

  我没有吸烟,我只喝酒,虽然我不是很能喝酒,但是今夜我注定要喝个酩酊大醉。我把喝酒看做对自己的一份摧残,或是残忍,酒下肚的时候像一条火蛇,从肮脏的嘴开始,燃烧到凝结着罪恶的肠子。我只是不断地喝酒,一瓶连一瓶,不是麻醉自己,而是想让恶心的酒插入我的心脏,直至我无法呼吸……

  我试着不想任何关于她的故事。在这个谎言里我相信,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可是所有的伤口我该让谁来帮我缝补,今夜我卧在月光下,让光亮的阳台晒干我的痛苦……

  凌晨两点多,手机响了,是她,还是她。“睡了吗?我在医院,很痛……”她说,言语中没有任何后悔的痕迹,只是多了些挽留。

  我摔碎手中的酒瓶,我就知道她还是这个命,她终究会选择去打胎,可是到底是谁在她生命里种下这个罪恶的果实,又凭什么让我来承担,难道只是我一直相信吗?

  可是我无法过多的抱怨,我只知道我会回到她身边。我穿上方格的衬衣,顶着秋天的刺骨寒风来到了医院……

  “我知道你会来的。”她笑着说,她笑得竟是如此得意,仿佛我的到来只是为了满足她的自信,可现实也是如此,我仅是如此。

  病房的白炽灯有点刺眼,像是洁白的骨头,湮没我所有萌生的醉意。她拉了拉白色的床单,像是掀开坟墓的大门,她示意我坐过去?

  我知道我没醉,我情愿她是那么想的,我走了过去,只是她一脚踹了过来,正好踢在我腰上,这个地方曾被她紧紧地搂住。

  “你……”我依旧没有狠心骂她,转过身愤愤地望着半掩的房门。

  “后悔来了你可以滚……”她说。

  我无奈地转过头,我想这个问题已经触及我的自尊,任何人都有一个底线,哪怕你永远相信一个事,我看了看白炽灯“那你自生自灭吧。”说完我径直往门口走去。

  “等等,你给我回来。”她生气地说,像是一个任性的女孩。

  我没有离开,笑着说:“还耍孩子脾气啊?”

  “你说我该怎么办?”她头一次没有看着我说话。

  “你说能怎么办,你到现在还有那么多经历折腾,你说呢?”我无奈地回答……

  此时走进一个西装革领的中年人,奇怪的是这男子和我竟然如此酷似,如果不是他胡须密点、穿的是西装我真的以为是自己。

  “滚……”她喊破了喉咙,但是那男子却没有后退的意思。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砸向了他……

  杯子落到了地上,碎了,像是破碎的月光,上面斑驳着血迹。突然发现自己的头部很痛、很痛,手摸了下才知道是流血了,杯子是砸到我头上。但是我想不懂那么近的距离杯子怎么会砸到我呢?那男子呢……他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未曾来过。

  啊!我怎么是穿着西装的?我清楚记得我只穿方格衬衣,怎么是西装,我手摸了摸下巴,我的胡须长了,是啊,那个男子是我吗?是吗……我乱了……但我还是相信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

  “滚……听到了吗?”她又喊道,她的喊声引来了护士。

  “好,我可以滚,但是孩子怎么办?打掉了吗……”我还是点破她最不愿提起的话题。

  “孩子?”她笑了笑,笑得竟是如此凄凉。“什么孩子?我的?你以为我来医院打胎啊,我只是发烧、生病了,听到了吗?滚。”

  我是不是真的醉了?懵了,真的,她不是打胎的吗?不是吗?

  ……

  我离开了医院,反复地忖着:对啊,她没告诉我她来医院打胎的。不过,她打电话给我的明明说是妇科医院,而且这个时候也应该是怀孕的时候。

  我出了医院门口,回头看了看医院:XX附属医院。

  原来我走错医院了,但却进对了一个房间,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

  她又来电了:“到医院了吗?你想让我死在这啊。”

  “我马上到,在路上。”说完这话我匆忙上了公交,重复地想着要怎么让她把孩子打掉……

  因为我相信她永远是一个清纯的女孩。我把手机放入方格衬衣的口袋内……

作者资料:

作者:戴日强 ID:qingfenghanshi
性别:男 目前所在学校:鲁东大学
生日:1987年11月20日
星座:天蝎座
家乡: 福建泉州
我的博客:http://lddxqfhs.blog.sohu.com/
毕业学校:鲁东大学
所在院系:汉语言文学院
就读过的学校:新侨中学、国光中学
读过或想读的书:《围城》
看过或想看的影视::《投名状》
听过或想听的歌:《黎明破晓前》
喜欢的运动:足球
兴趣爱好:文学、摄影、音乐
喜欢的品牌: 搜狐
喜欢的明星名人:林志颖
(责任编辑:曹雯)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