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ChinaRen校园-搜狐网站
ChinaRen校园首页 > ChinaRen专栏作者

因为别人说,这是个恋爱的季节,孤独的人可耻

  天气变得有些阴冷,苏睿挑了自己要穿的衣服,在镜子前整整领子,苏睿是个细致的人,他总把自己安排妥当。

  烦躁的课程结束,很多人聚在教室后面,肆意谈论狂笑。“这是个恋爱的季节,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不知道谁喊出这句话,苏睿心里一阵不舒服,总觉得是说自己,自己这么大了,从没有和女生有什么的接触,苏睿心里涌出一点点悲哀。

  第二天,来到学校很早,不知道谁把那句话写到了黑板上,苏睿看着扎眼,一上午烦躁,他总是这样,习惯性沉默的背后总是习惯性耿耿。

  坐在椅子上,苏睿环视班里,注意到一娇小身影——贾珀西——传言不是很好的一个女人,说不清几个人说她作风不正派,当年这阵风传到苏睿耳朵里时,苏睿冷笑:“贾太太和阎婆惜的名讳你都敢用,不骚点对得起自己么?”现在,苏睿有了很强的愿望,为什么自己不先用这个女人破了自己的处子之身,就当作试验,以后还有其他女人。

  皱了三五分钟眉,苏睿嘴角上扬了一下。

  到家,苏睿在班里的群加了贾珀西,一句话没说。

  苏睿留言:“我是苏睿。”

  苏睿留言:“天气不错。”

  一个月,苏睿挑尽了凄美的爱情小说和悲伤诗文,对于贾珀西的问话一句也不回答。

  双休日,苏睿发短信:“我是苏睿,来XX街吧。”

  二十分钟,一辆出租车停下来,贾珀西穿着褐色短褂子,踩着长靴向苏睿走过去。

  苏睿冷笑:“果然与传言无二,让出来就出来。”

  “你找我呀?”贾珀西发梢跳动。

  “是。”

  “有什么事么?”

  “没事,想走走。”

  苏睿和贾珀西并着排,苏睿把贾珀西挡在自己右边时,贾珀西看了苏睿一眼,没说话。

  太阳落山,苏睿说:“我送你回家。”

  “好。”贾珀西抬头,露出白牙齿。

  第二周,苏睿开始坐公交上学,放学时,坐了和贾珀西一路的车,不言语的目送贾珀西回家,然后自己转车回家。

  国庆长假,苏睿打电话:“我们去看电影,我接你。”

  “好。”贾珀西笑的咯咯响。

  一部蛮长的爱情电影,贾珀西看得专注,苏睿在旁边一副茫然的样子,一直直视前方。

  灯亮了,苏睿不动,看着幕布。贾珀西也没站起来,歪头看着苏睿,突然笑出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苏睿怔了一下,微微点头。

  “真的?”

  “恩。”

  贾珀西亲了苏睿“我们恋爱吧。”

  苏睿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到街上,贾珀西挽着苏睿。苏睿冷笑:“真是足够简单,这个女人果然是鸡中龙凤。”

  时间就那么流逝,贾珀西过的怡然。那些传闻,她自己也有听到些,同学对她如同避嫌一般,当面假笑,背面嘲笑……

  那时,贾珀西一个人站在拥挤的公交车里,希望这辆车会出车祸,或者,直接开到海里……

  现在,苏睿每天跟着她,不说话,不离开,也不和别人交往,这已然让贾珀西很是满足,希望就这么一直过下去,哪怕只有两个人。

  寒假,苏睿每天陪着贾珀西玩休闲的网络游戏,贾珀西撒娇耍赖 苏睿也是谦让着,每次贾珀西看见屏幕上苏睿不说话,只是把游戏水平打得非常烂,贾珀西心中就涌出幸福感,觉得上天给了自己无比的眷顾。晚上,两个人不停的打电话,贾珀西说,苏睿听,融洽一直持续到贾珀西说:“你该睡了哦。”苏睿直接撂下电话,这时贾珀西有点想埋怨苏睿——怎么这么笨,不过心理也有甜蜜“苏睿真是听话啊。”

  马上过年,苏睿说自己不想回老家了,自己在家就可以,于是苏睿一个星期没人管。两个人去唱歌,只有两个人,贾珀西在唱,苏睿很轻的鼓掌。两个人去滑冰,苏睿不牵着,只是在旁边护着不让贾珀西滑到……

  一天,两个人在街上逛,苏睿脚步慢下来,贾珀西跟着停下,往苏睿的方向看——旅馆。贾珀西嘤嘤问:“你,想要么?”苏睿点点头。贾珀西拉上苏睿往里面走,苏睿被拉着,脑子空白,只觉得贾珀西的手很软很热。

  标准间,贾珀西坐在床沿,苏睿在他面前有点紧张,慢慢平静下来,冷笑:“这个女人是我的了。”他捧起贾珀西的脸,第一次那么仔细的看,发现贾珀西真的漂亮,很白,五官精致,头发打理的漂亮,向上翘的那些在颤。

  苏睿慢慢脱了贾珀西衣服,只剩下内衣。然后自己脱干净,赤条条站在贾珀西面前,贾珀西自己解开文胸,抱住了苏睿……

  苏睿很疼,和贾珀西云雨翻腾。

  苏睿直起身子,冷笑说到:“不过如此么。”

  “你说什么!”贾珀西睁大了眼镜。

  “我说不过如此么,小爷只是想试试。”

  “你个混蛋!”贾珀西歇斯底里的喊,抄起不锈钢烟灰缸砸向苏睿。

  “咣!”

  “哐啷啷。”烟灰缸沾了血,把一小块地板惹的刺目。

  苏睿怒不可遏的给了贾珀西一巴掌:“婊子,自己浪还嫌别人,小爷还是第一次,你凭什么耍横!”

  贾珀西转过头,哭了,没声音,泪水浸湿床单。

  苏睿站起来,贾珀西扑过来抱住他:“苏睿,我的错,我的错行么?你说,你说要求,怎么样都行,我都答应,苏睿,你别走。”

  苏睿甩开贾珀西,站起来,额头又渗出血,眼前一点恍惚,又坐下,看着地板上那滩血“你第一次跟谁啊?跟了几个人啊?”

  贾珀西哭到了喘,顿了顿,哽咽说:“第一次初二,我们班的一个,他把我带到他们家,问我看电影么,我说好,他就放A片,然后脑子一片空白就被他……”

  “哼,是么?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也说‘不过如此么’,所以,苏睿,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听了你说那句话才不理智的,苏睿,我错了,你原谅我,苏睿!”

  “呵呵,你没砸他啊?”

  “苏睿,你别这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苏睿。”贾珀西又哭出来。

  “一共睡过几个啊?”

  “一个,就他一个,真的,你相信我。”

  苏睿站起来,贾珀西惊恐的盯着他看,不哭不叫。

  苏睿拿了手机,抹了头上一把血,拍照,然后往贾珀西走去。

  “你想干什么?苏睿,别……别……”

  苏睿把血抹到床单上,“去和那血照个相,别漏点。”

  贾珀西顿悟,不说话,任由苏睿拍了很多张。

  苏睿去洗的时候,贾珀西在后面跟着,看着苏睿头上的肿起沉默。

  苏睿回来,把贾珀西扶到床边“坐。”

  贾珀西满眼感动。

  “啪!”

  苏睿搂了贾珀西一巴掌“一缸换两巴掌,你不赔。”

  贾珀西咬着嘴唇,不说话,点点头。

  “啪!”

  又一巴掌“什么叫就跟一个人,小爷不是人么?”

  贾珀西嘴角溢出血,不说话。

  苏睿又扬起手,贾珀西不闪也不躲,像尊泥塑。

  苏睿捧起贾珀西的脸,不顾一切用力吻了上去,贾珀西慢慢抱住了苏睿。两个人嘴里弥漫了铁锈的味道。

  新学期伊始,苏睿和贾珀西公然站在一起,本来不甚惹人注意的苏睿开始有人过来搭话。

  “你和贾珀西搭上了?”

  点头。

  “你怎么就看上了?”

  “你是想说她不好么?”

  “不,不是这意思,别误会。”

  苏睿拿出来手机,屏幕赫然是贾珀西的脸和床单上的玫瑰。

  “没事了,没事了,我就是问一下。”

  苏睿开始把屏保往桌布上描,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卑微的自尊么?“我真是个卑微的废物!”苏睿把那朵花涂地妖冶无比。

  贾珀西每次看见那抹红色,心里没缘由的疼,就像把玻璃生生咬碎再努力吞咽,贾珀西嘴里又弥漫起那股铁锈的味道。

  一张照片似乎阻止了闲话,苏睿依然每天送贾珀西回家,保持惯有的沉默。

  公交站牌前,苏睿站在贾珀西旁边,但贾珀西却觉得自己像是被 丢弃的孩子一个人立在公园里,周围都是人,可没有一个她认识,天上有小鸟在叫,但是在向着远离她的方向飞去……

  苏睿把贾珀西送回家,两个人机械式的拥抱,接吻,晚上,贾珀西不再打太多的电话,用短信问晚安……

  时间久了,贾珀西很疲惫,贾珀西去找顾心瑜,一个贾珀西从小便认识的朋友。

  “你们这样可是不对哦。”

  “为什么?”

  “两个人如果真心交往,要互相进入对方的朋友圈子,直到今天,我还不认识这位苏睿呢。”

  “哦,可是苏睿似乎没有什么朋友,我也只是和你好。”

  “呵呵,那就先让我认识认识呗。”

  原来两个人玩的地方变成了三个人,因为有了顾心瑜,贾珀西不那么失措了,苏睿总是在旁边安静坐着,画面又和谐起来。

  祥和的气氛持续了一些日子,贾珀西发现了不妥,苏睿似乎和顾心瑜走的很近,贾珀西好害怕。

  贾珀西一个人去把头发剪成短发。

  “好漂亮呀。”顾心瑜抓抓贾珀西的头发,“可是有点可惜哦。”

  “还好。”苏睿站在顾心瑜旁边……

  贾珀西觉得自己成了被剪掉的头发,被随意的丢在满是污渍的地板上。

  再往后,贾珀西有意识的逃避,让苏睿和顾心瑜可以多在一起。

  贾珀西生日,三个人一起吃饭。

  “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这里有电影票,你们俩去吧。”贾珀西结了帐转头说。

  “是么?那你好好养病呀。”顾心瑜摸着贾珀西的额头关切的问候。

  苏睿不说话。

  “她怎么了?”苏睿问顾心瑜。

  “你这个拿纯洁当资本的混蛋,有什么资格问。”

  “什么意思?”苏睿被人这样骂却不恼。

  “你是不是嫌弃贾珀西了,你凭什么啊,我家贾珀西那么漂亮,还那么善良,像你这样忘恩负义,愚蠢自负的人,怎么配的上我家贾珀西!”顾心瑜歇斯底里了,像发怒的猫咪,浑身的毛直立。

  “我从没有过,是她总躲着我,我也很怕。”苏睿看着窗外,如同梦呓一般喃喃自语。

  贾珀西在自己的床上,用被子捂着头。

  门外有敲门的声音,贾珀西用力搂紧了被子。

  门外的人很执着,贾珀西洗了脸去开门——是顾心瑜。

  “即使用鸡蛋敷,也掩盖不了你像鸡蛋一样的眼睛。”

  “……”

  “你太坏了哦。”

  “什么?”

  “在怀疑我和苏睿吧? ”

  “……”

  “当玫瑰窗外的服务生怎么样?”

  “看我的被子。”

  “这都是你哭的,跟小狗撒尿一样没有艺术感,我每次都能哭出来意大利地图。”

  “嗤——”贾珀西想笑,可又实在没有那个心情。

  “看看这个是什么呀?”顾心瑜拿出来一个盒子。

  “这个,是票么?”

  “对呀,苏睿虽然不笨,可他根本没有和女生接触过,一点也不明白你想做什么,总躲着他,他还想生气呢,然后哩,我就给好详细好详细地讲述了女性的心理,他就很闷的把票烧了,说真的,他真是一点也不会耍帅,干这么帅的事情的时候居然一点也不表现出那种很恨的感觉,冷静到傻。”

  “是么?”贾珀西用手指挤压那些粉末,“他没有嫌弃我么?”

  “怎么会哩?其实啦他对你态度根本没有变,他就是那个闷样,你太爱了,就太敏感了,女孩子么,正常啦。”

  “可是我还是觉得……”

  “哎,你过去那件事对你影响太大了,你被那个压迫了太久了,精神快绷折了,没是的,谁不犯个错啊,何况,你好善良的,却总扮演受害者。”

  “不许说苏睿坏话。”贾珀西吸溜着鼻子还在为苏睿辩护。

  “哎呀呀,苏睿还真是有眼光,其实哦,他是被你带好的,他刚才承认自己原来是很混蛋了,让我转告你,他是被你感化的哦。”

  “跟你说了不许说苏睿坏话。”

  “哼哼哼哼,就记得他,他就在楼下呢,往下看一下呀。”

  贾珀西探出身子往楼下看去,苏睿按顾心瑜说的,用手扬起鼓掌用的小道具。

  “啪啪啪啪。”

  贾珀西捂着嘴咯咯的笑,冬日的雪悄然融化。

作者资料:

作者:张晓哲 ID:zhangxiaozhe06
性别:男 目前所在学校:石家庄学院
生日:1988年10月6日
星座:天秤座
家乡: 石家庄
我的博客:http://xiaozhe06.blog.sohu.com/
毕业学校:石家庄学院
所在院系:经济管理系
就读过的学校:石家庄第17中学,石家庄第28中学,北焦学校
读过或想读的书:《张飞流水账》《狼图腾》
看过或想看的影视:《十分钟年华老去》《阿甘正传》
听过或想听的歌:《TaintedLove》《themanwhosoldtheworld》
喜欢的运动:太极,瑜伽
兴趣爱好: 写东西,看书,睡觉
喜欢的品牌: Spyker,Riva,JohnnieWalker,VacheronConstantin,Hermès
喜欢的明星名人:葛优,周星驰,关之琳
(责任编辑:曹雯)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苏睿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