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ChinaRen校园-搜狐网站
ChinaRen校园首页 > 原创文字 > 我们与爱情

梦里依稀几度愁—我和红颜知己的故事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木棉树有两次花开,一次通红如火,像元宵节街道上的灯笼般挂满整棵树。另一次就是果实破裂后随风飘零的白丝绒,而且我习惯把它称之为南方的雪。我并不清楚木棉花到底象征着什么,反正我只能在雪海中写下:“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给曾经的爱情一个离开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却像飘零的木棉花一样感伤……”

  黄昏很是忧郁,木棉花也将如此。

考试老早就开始了,我发现等在高考的窗外——很美!再一次掀开反复折叠过的信。那古诗:

  泛艋金波迎冷露,

  幽花摄影碎心浓。

  多情只有西江月,

  万里寻踪却是空。

  我又陷入迷茫了,思绪和木棉花一样,我已然分不清这到底是你为自己写的还是我写给自己的。手指紧攥后轻轻松开,如遗忘记忆一样,那信、那诗渐渐地消逝在迷茫中……木棉花依旧在飘零,而我的眼睛,悄悄流下了美丽的忧伤……考试结束的铃声突然响起……

  哦,不是考试结束的铃声——是手机的来电铃声打碎我这份宁静……是她打来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在报社的一切还顺利吗?我迟疑了会儿接起了电话——没人说话……

  在那段珍藏的岁月中,我找到了写给你而你却无法收到的文字——

  记得你是比我低一年级的,我们的相遇也是落叶与蚂蚁的邂逅吧,或许是季节的偶然,但更可能是秋的牵线。那时我和同学在一起出黑板报,由于平时与她们交往得很不错,况且每次出黑板报只有我一个男生,所以她们就毫不遮掩地讲起女孩子的话题,这个话题也就是你。

  “喂,枫。初一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也是实验班的……口才好,人品也好,特别是那双灵动的眼睛,胜似秋水,可以说是大自然的绝笔。”女同学玲突然笑着对我说。

  我惊讶万分,怎么都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给我声没有闪电的雷,或许她很同情我这个单身汉吧!但我也只能是无奈地回答:“嗯?”

  没想到玲又继续说:“她今天也来出黑板报。”我心甚惊,暂停了画画,像是老鼠看到猫时静止的那一刹那。“恩,她出黑板报没有多大经验,你画得那么好,写字那么棒,可以去帮帮她啊!”

  我转过头,勉强地笑了笑,心想: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流星不会总出现在平安夜吧。拿着粉笔又继续画着,但严肃的表面难以掩盖心底的涓涓细流。玲也像是明白蛹里的虫子总想变成蝴蝶,又笑着说:“我认识她的,刚才到学校的时候她还愁苦说怎么出黑板报。我笑着对她说,我班肯定拿第一的,因为我班有高手。”这时我的心像是雨水打在刚长成的荷叶上,甚是激动,但我又强制自己稳住了气。她又说到:“喂,你要过去帮忙吗?我刚才答应她帮忙问问……”没等她说完,我的心像是在十年干旱后的田地上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夸张得难以相信。手也不听使唤的在黑板上画了条长长的闪电,我顿时惊讶,抢饭似的连忙拿起黑板擦。玲笑了笑出去了……

  我拿着黑板擦呆呆地站着,像是运动员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那样的神情。另一个女同学转向我笑着说道:“她不会是红娘吧!”这句话像是突然取消了颁奖,无奈的神情又挂在我的脸上。擦了擦黑板,无心勾画着“黄土高原”。

  爬满汗水的手漫游在黑板上,像是把光明洒在黑暗中。突然间一个幽雅而神秘的声音仿如清晨时悠荡在我耳畔的钟声:“哇,真的很像黄土高原啊!”我失惊一回头:梦幻般的那一幕倒影在我的眼帘里,或许这比辛弃疾那笑语盈盈暗香去后的蓦然回首更惊喜吧!

  我没有回话,像是傻对着流星摄影。玲挽着你的手笑着说道:“不是黄土高原,那是打在心里的闪电。”我差一点跌倒,夕阳的醉红微微地染在我的脸上,我终于张开了被蜜粘住的嘴。

  “这位……”你迟疑道,你又继续说:“哦,你出黑板报太棒了,可不可以赐教、赐教!”

  预备几秒后,我抑制了身上的地震,欣然的答应了。随后我就像跟屁虫似的和你们一起走到了你的教室。一路我走的路线像是上帝早就为我安排好了,不敢“一不小心”碰到你,彼此并肩中隔着一条陌生的鸿沟,但如果可以,我愿意爱的路上我们永远同行……

  一到教室,一位小女生就跳下了椅子,放下了粉笔,像是刚收到玫瑰,笑容飘满了教室。她说道:“终于请到高手了!”

  我连忙摇摇手笑着说:“岂敢,岂敢。你们不嫌弃我画得烂就好了。”

  “不会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谦虚了,你平时不是说自己是唐伯虎吗?”玲大笑地说道

  地上的热气顿转嫁到我的耳朵上,心也不知怎么的打上了死结。正想说话时,你笑着说:“好了,别开玩笑了,时间不多了,等一下会累了风的。”又是一个惊雷,我慢吞吞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玲开玩笑地说:“你臭名远扬啊,这地球人都知道。”我没有无奈,反倒有点开心,像是痛苦时读到余光中的诗,随后我就开始“指教”着你们画画、写字。其实你画的、写的都很不错,只是换成了板书就显得有点生硬,有点像隔夜的面包。关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我跳上了椅子和你一同绘着美好的未来……

  “不知道要写什么好?”你转向我,轻轻地锁着眉头问。

  不知怎么的,我也转向你,就在那一刻我无意中接收了你那迷人的秋波,你并没有移动那一汪浅浅的秋水,可我却又不知怎么的,像是没有足够的空间来珍藏你可贵的眼神——避开了(可我至今仍把它深深埋藏在记忆的深处)。随口说道:“写诗吧!”

  “不会吧,你也喜欢诗吗?”你惊讶地问道

  “是的,只要是文学我都喜欢。”

  此时你的嘴角弯弯的,宛如深秋时隐约在梧桐树梢的月牙,如此的迷人。我清楚那是美玉觅得识主的感觉。“那我们谈谈诗好吗?我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干脆从李白开始谈起吧!”

  此刻,我异常兴奋,恍如钟子期遇到俞伯牙时的那种感觉。正面对着你说道:“李白吗?大家比较熟悉,又是旧事重谈,干脆说别人吧……纳兰性德怎么样?”

  “糟了,纳兰——我了解不多的啊!”你瞪大眼睛说道

  “我也是一样的,那我们就相互学习吧。”

  ……

  我继续说:“其实,他也可以说是和陶渊明有相同的追求,可家世及身上的责任致使他无法摆脱官场和金钱的束缚……”

  “可他仍不止休地追逐着自己的向往,即使是现实无法达到,他仍把自己的情感倾泻在纸上用诗词来述说。”你笑着接着说。

  “对了,那你最喜欢他的哪首词呢?”我笑着问道。

  “他最有名的应该是《蝶恋花》和《长相思》吧,但我还是更喜欢《采桑子》:‘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你用那舞在古筝上的声音来承接美妙的绝响,亦梦亦幻,亦梦亦幻。

  “没错,虽写的是情,但也折射出了他内心中的孤独向往,伴有相思,和着乡愁,我想还搀杂着心灵上的追求吧!其实他那另一首《采桑子》也很美的:‘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

  你接着吟道:“‘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嗯,好感人啊,光阴的荏苒,苦苦的相思,风雨助凄凉。苦楚压抑在心灵上却不知是什么感觉,或许这也是一种痴心到极点的无知觉吧!”

  我像是突然间酒醉了,终于勇敢地看着你也说道:“梦里梦外都填满了无聊,最后一句是:现实无法在一起,连梦里也到达不了谢桥(相约的地方)悲哉。不过词人仍不失地追求着自己的向往。”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我吟道

  突然旁边的小女生打断说:“好了,两位大诗人,再不画就得打地铺了。”

  其实,我何尝不希望在这里打地铺呢?但现实总是那么不如人愿,又得忙于写字画画……轮廓基本好了,又可以和你一起“吟风弄月”了,转过身,看到你低着头,我突然想到徐诗,边念了出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你也像是接收到了心灵感应停止了写字转过头,微笑着说:“好美的意境哦,可惜他英年早逝,真是天妒英才……”

  春总是短暂的驻留,离去时又只留下苍白的一页。就在这时,玲也进来了:“风!你不会看到美女就忘了本分了吧,你可是初三一的。”我很无奈,本想留一句:“那一声珍重有甜蜜的忧愁再下去,可年少的心阻挡了一切,我沉默地下去了,没有回头,没有挽留,一切空空的……

  随后的岁月里,我们多少次相遇在人海中,一个招手、一个笑容,如微型小说那样简简单单就结束了期待已久的那一刻,但我总在深夜时,在寂寞心灵的深处扫开一块空地,静静地回味着你那倾城的一笑。有时候,我远远地看到你,很想很想跑过去和你同行,但我始终没有那样做,只是悄悄地踩着你的背影,追寻着你留下的点滴,直到重复踏碎了夕阳的古道,直到望断了你的如云似水的芳踪,我始终如此,我多么希望你能回过头……是否你也和我一样重复演着这场闹剧……我真的是懦夫……

  到了初三后期,虽说天若有情天亦老,但它也没有赶尽杀绝,那天,月穿上了她最美的嫁纱,把多年积蓄的桂香悄然地倾泻在大地上,慢慢地,慢慢地,凝成我的梦,又一次你我相遇在草坪上,远远的“云想衣裳花想容”。近一点才发现你愁眉紧锁,宛如一个丁香一般结着愁怨的姑娘,月光倒影在洁白的脸上,却又滑了下来,隐隐约约的,还留有一层黄昏中的忧郁“风,你不好好晚自修怎么跑出来了?”

  一阵清香拂过,我笑了笑:“压力太大了,想出来放松一下。”

   “哦……哦,那……那就陪我走走吧!”

  夜很静很静,不时有风铃的声音,我想那也是一首歌。我走了过去和你同行着,一路踏着芬芳,听月在轻轻地诉说些什么。

  “《乡愁》你喜欢吗?”你突然问道。我也转过头看着你,眼眸似乎在闪烁着快消失的浪花,深深地,穿过我的心。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似乎其中还隐藏着某种凄凉,“非常喜欢”我回答道

  ……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酒一样的长江水,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你轻启着香唇略带忧伤地念道。

  沉默了许久。“《乡愁四韵》真的很感人,意境太美了,那种情感难得他能用语言来说明,不过我觉得最让人哭泣的应该是《母难日》吧,要不是当时人太多了,我肯定流泪的。”我吸了一口气说道。

  “没错,难得余光中能写出这么有内涵的诗,反正当时我是哭了好久…….以后你可要向他学习、学习……‘问我乐不思蜀吗?不,我思蜀而不乐’!”

  我不知道你今天怎么了,笑了笑停下了脚步:“一首歌,咏生命曾经是瓜而苦……”

  你沉思了会儿干脆就坐在草地上接着说道:“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其实他的诗不仅有丰富的情感而且还挺创新的:像‘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把钟爱拆开了,又添加了整个大陆,太厉害了。”

  “恩,还有那‘借问酒家何处,何处有我的母亲的坟墓’…….”我说道。

   “对了,还有另一个姓余的——余华他的《活着》你看过吗?我前天刚看完,哭了好几次”。你突然问道。

  “哦,我看过,余华也挺厉害的,他用那种很朴实的语言把一家子的生活、生死离别及对社会的讽刺勾画得如此感人,整本书可以说是‘泪水’来贯穿的,连写月光都是说像盐铺在地面上,我想:盐是喻泪吧,因为它们都是咸的!”

  “父亲死了、母亲离去、女儿卖了又抱回、有庆夭折在别人生孩子,女儿长离在自己生孩子上、家珍长眠在床上、二喜惨死在水泥袋下、苦根竟被平时怎么也吃不到的豆撑死。一头老牛苦伴十余年。呵呵——活着!”说完,泪水悄悄地滋长着,你脆弱的眼眶恐怕怎么也装不住情感的泪水吧,纤手轻轻地捂住了眼睛。

  我迅速转移话题:“那《围城》你觉得怎么样?”

  “《围城》的情节太吸引人了,人物形象的刻画太逼真了,里面的比喻和对社会的讽刺更是独树一帜……新《儒林外史》……佩服死了。”

  “是啊,不过钱钟书在现实的生活中是傻傻的,而且特别爱搞恶作剧……”

  “对了,社会上很多人都和方鸿渐一样的,钱钟书也是取材于两个亲戚……”你开心地说,“才薄志大、自吹自擂……你可不要像他!”

  我连忙摇手说道:“不会的……对了,其实他也很惨的,被鲍小姐玩弄了感情,自己又不喜欢苏小姐,虽然她起初很好,但终不能掩盖真正的本质:卖私货、惟利是图等等,那首诗吗?也是钱钟书叫杨绛随便翻译的。至于唐晓芙呢?她确实很优秀,那一夜虽是掀了方鸿渐的老底,但心底上还是愿意把一生托付给他的。可惜钱钟书没有让他们结婚,要是从鸿渐苦苦地追求晓芙后,入了围城,再吵翻了的角度来写,讽刺味道可能会更好!”

  “你说的也没错,但你要考虑到整体啊,还有辛楣怎么办,总不能忽略了他吧,他们只有同是失恋才能到三闾,才能演出一场社会中人与人关系的闹剧,还有,那柔嘉,正因为她的长相平常,还有与晓芙不同的性格、身份,才能写出她和鸿渐家人及鸿渐与她家人的矛盾及讽刺……”你双手抱着腿,头头是道地说。

  我也笑了笑,移了一下身子,像是更靠近你了,说:“恩,还是钱钟书厉害!对了,还有那个过时的钟,那才是概括性的讽刺,与柔嘉的怀表对比时,更突出了那种由祖辈遗传下来落伍的‘病根’,用不对时的时钟与正常的怀表来比喻来讽刺,钱钟书真的……‘爱死’他了,最后也是用那钟来做最后的讽刺……呵呵。”

  你似乎更靠近我了,因为我感觉到心在身体转圈时速度加快了。你说道:“是的,‘围城’千方百计的进入,进去后又想出来……”

  “所以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随口说道。

  你咬着牙,很不高兴地说:“没有坟墓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我面朝向你开玩笑地说:“现在是火葬啊,坟墓没有用的。”

  你生气地瞪着眼睛,温柔中略有武则天的感觉。我连忙说道:“开玩笑的,其实钱钟书讽刺的又不是全部的婚姻、全部的人。”

  ……

  由于学业的繁重,我们的见面次数就渺如锱铢,我始终是位懦夫,直到中考前的那一次见面,那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

  细雨夹伴着一脸醉意的夕阳,在心底淋湿了所有的情绪。绵绵的雨,从羞涩的情节中抽出淡淡的忧伤,与风私语着,慢慢地把那份忧愁织进我灵魂的深处……

  “风,你看过《妻妾成群》吗?”你沉默了好久后问道。

   “我大略地看了一遍,不过这本书不适合我们的。”

  “那么……你们这些男人全部像陈佐千那样吗?”你考虑了许久后问道

  “不,即使是风流的范缜也是一片痴心,很少有负心汉的。”我胡乱地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好感人的《离思》,但他的人品太差了,我不希望你那样,不要像柳永,也不要像徐自摩。”你面向远方深情地说。

  “不会的,‘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我一如既往。”我笑着说道。

  你似乎不大相信,是的,你并没有错,因为当时我是伴着笑声说的,你转向我问道:“文人没有一个不风流的,这我知道。”

  我发觉头发重了点,因为泪雨在上面堆积太多了,微微的有点冷意。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我抬头慢慢地说。

  这句话仿如带情的风,吹拂你那亭亭的荷花,涟漪般的笑容荡漾在我心中,是啊!你那轻轻的笑宛如透明的雾,萦绕在远处的山头,又如丝纱,我轻轻地捂在心头,宛若雨霁的天空飘过的彩虹……

  我也笑了笑,转过头却发现你停止了微笑。忧郁而略带深情地望着我,宛如一幅配诗的古典佳人画。我也像是第一次见到如暮的夕阳,但更多的是年少的不知所措。好不容易,你说出了一句话:“我可以靠一下你的肩膀吗?”话说得并不是很慢,略有点含糊,可我却听得十分清晰,而此时,不倒翁在心里摇晃,怀中的小白兔在挣扎,思绪像初学者拉的面条一样——乱得一塌糊涂。手也爬满了汗水。或许,不能再用年少当借口了吧。懦弱的只想逃脱些什么(也想挽回些什么)但到最后,我只知道自己沉默成一座雕塑……我傻傻看着你,终于读懂你眼神中蓝色的忧郁,我开始尝到后悔的滋味了。我想借着这美好的季节把满腔的歉意向你诉说,但伤透了心的你能……你哭泣伴苦笑地说:“我都快走了,难道连满足我痛快哭的请求都不行吗!风……”丢下了这句话你就消失在细雨中,漫天的雨是我心中的泪,我想用泪留住你,但你却把泪带到远方,在我的眸子里揉成一片秋天的思绪……

  我终于明白,你那个时候为什么突然说起了乡愁,我又明白了你一直在珍惜短暂的光阴,你一直没有告诉我你要离去,你情愿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扛起所有的凄楚也不愿影响我的考试……重叠的记忆从灵魂的窗扉前眺望,你的笑容在雨中依然清晰——绵……

    三年后的高考前夕,我收到一封没有地址的信,开头写了句:“青云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下面是首诗:

  泛艋金波迎冷露,

  幽花摄影碎心浓。

  多情只有西江月,

  万里寻踪却是空?

  最后是一首未填完的词:爱亦空,恨亦空。枉自幽情冷处浓,晨曦寻觅中……署名:曾经的绵绵……

  黑夜打湿了我的眼睛,我提起了笔写了封信—封永远寄不出去的信。开始是首三年前保留的诗:

  一霎冰心酹古月,

  半泓冷血溅春秋。

  庠中涕泗夕回眸,

  梦里依稀几度愁。

  接下是我帮你填完的词:对也风,错也风。彻骨寒霜夜月逢,醉花雨梦重。署名:永远的风。

  我趴在桌上想了很久很久,起来的时候把信揉成一团,我无法解释我的心情,只得把所有的杂情写成一首不算诗的诗《无题》

  我想把燃了半节

  的蜡烛,写在寂寞的天穹

  写上我的祝福

  让它们来填补

  星星间隙的空虚

  我想把我的心声

  倾泻在,半张满布皱纹的

  信纸上

  把远方的思念折叠起

  也折叠了我最真的梦

  我想把梦里的泪水

  遗落在曾经弯弯的月牙上

  唤起一圈圈悠悠的涟漪,不小心

  愿它们能到达水的

  彼岸,顺便织着愁思的

  网

(责任编辑:樱桃)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