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ChinaRen校园-搜狐网站
ChinaRen校园首页 > 原创文字 > 我们与爱情

冬天不回来

  爱上一朵花,一棵树,一株草,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只要看着它,心,就会舒服。

  意乱情迷。

  我爱上了严寒,我的马哲老师,那个对《红楼梦》大批特批的人,那个将《金瓶梅》视为文学中极品的人,那个严谨骄傲到掩饰一切人生孤独的人,那个四十三岁的,男人。

  一直在追求一种恋爱的感觉,对花,对草,对天空,还有人。就这样饥不择食,生生陷进自设的温暖与眷恋里。

  我曾遇见,无论怎样,我曾遇见一棵让我心仪的树。一树繁华,又兼枝叶繁茂错落,成就了我一个长久的关于完美的梦想。那么,它在等谁,它已等到谁,又与我何干?我只知道,我看到了满目的灿烂与繁盛,心里,就笑了。

  千山万水,时空渺渺,这一笑,就让山水美丽,时空迫近。

  这就够了啊,这就够了。

  情愫暗生,如同三月里的草长莺飞,慢慢的就繁盛起来了。

  (一)

  盼了许久,才盼来的马哲课,却伤了我的心。

  我知道,我有点过分了,我是在嫉妒啊,看到严寒和那些美女言笑盈盈,我的心就很疼,我宁愿他沉默的临窗伫立,那表示他足够孤独,足够冷漠,而不是这样,在我的眼前,演绎他的风度分享于人。

  怎么可以这样,我又有怎样的资格,以怎样的身份去伤心?可是,我却这样做了,不知,这,是不是,一种自我毁灭性的任性?

  我和他,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他理性,谨慎,掩饰感情,自恃完美,我却是感性,粗糙,自然流露的。我,喜欢他,不可抑制的喜欢,像吸毒一样,不能自拔。而他,他是不会在乎什么人的,他连微笑都是淡淡的,俯视一切的,轻飘飘的从我的身边流过,没有任何的痕迹。

  生存是一种披荆斩棘,披肝沥胆的事,我固执的性格不被社会所接纳,我害怕许多东西,却又不肯遵循世俗的生存规则,冲撞中,无边的恐惧在身边蔓延,我希望有些东西或者人,让我不害怕,可以带我走入梦中那个完美的天堂。

  所以,感情于我是一种救赎。我渴望,有一个让我倾慕不已的成熟男子,冷静,博大又带点少年的轻狂之气,用他所有的爱与耐心,宽容,智慧将我包裹,我躲在他温暖有力的臂弯中,从此彻底安全,不惧风雨,然后,任时光流转,两人静静相守,这就是我要的地老天荒。

  喜欢他,就是因为那种感觉可以暂缓我的挣扎,像人活在幻想的天堂里,带我走,哪怕不堪回首。

  我只想活得理想化,追逐完美过程中的诗情浪漫,可是结果终究会到来,现实从未远离,自欺欺人不能终老,我不想让自己疯狂,我知道疯狂的代价。

  那么,就让心如止水的走下去,认真听他的课,感受自己所倾慕的博学睿智轻狂严谨。或许,这就够了,这才是真正的美好结局。一种方式,永远保留了美好,而不是灼热的情感伤及美好的质地。

  (二)

  一方梧桐叶落,万方秋意皆知。

  他说,这是《金瓶梅》里的句子。可是,他知道吗,我喜欢他。他说他最喜欢冬天,我就痴痴的爱上了冬天。从此,冬天里,只有记忆的温暖。可是,他知道吗,我喜欢他。我小小的眼眸里,有他大大的影像,他知道吗?

  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临窗的位置,固定不变,从他上课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是想靠近他,看他的举手投足。人家说,他要说话,他不说话,就显示不出他的博学和优秀。我说,他说话的样子,真美,我第一次发现,喜欢一个老师竟然是这样的好,我可以一直看着他,从上课到下课,没有人会怀疑我的专注。

  你,是不是在研究《金瓶梅》?我问。

  你怎么知道的?他愕然。

  我就是知道啊,我就是知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知道。知道一个哲学老师,对文学的痴迷。

  我不告诉你为什么,我就是知道啊。知道你的许多许多,你,是我感情世界里全部的课程。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明天就要回家,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可是,我想,我想错过周四的马哲课。因为,我想叫他注意到我。当他看到那个天天坐在第一排同一个位置听课做笔记的女生不在时,他会在心里有疑问吗?我希望他会有疑问,那表示,他在乎。

  其实也不是太迷恋他。只是,太寂寞,又太疯狂,有太强的征服欲。面对一个自以为超然到没有什么在乎的人,如若能博得他的关注,引起他另眼相看,,岂不是一种很有成就感很有诱惑力的事?我这样安慰自己。

  这样的年华,这样的寂寞,心却不安分,但求一份救赎,给生活添加色彩。

  喜欢挑战,是对那种孤傲冷漠产生的一种不可抑制的征服欲,但是,过程中,却将自己深深的陷进去,忘记初衷,丢弃自尊,彻彻底底,缴械投降。

  或许,或许,我真的在乎。那样睿智博学轻狂的人啊,叫我怎么舍得停下脚步?

  (三)

  回家,返校,这几天,脑海里若隐若现他的脸,他的声音,心里,便有份淡淡的温柔。我把他当成我的感情寄托了,是不是?在家的几天,似乎明白,哪里也没有我的救赎,连父母也不是,户口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去放妥的。

  只是,依然贪恋他的温度,但愿代价不会太惨烈。

  我要坚持更改错误,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而我的马哲课,原计划不来的,我要他看到习惯的座位上,不习惯的空位或者不习惯的面孔。然后,他心里或许有一点疑惑,而我,只要他这点注意,然而终究落空,我还是来上课了,落空或许是对的,那些想法本来就偏执和疯狂。

  看到服饰和发型一新的他,心就迷乱了。发型很年轻帅气,可是人,却有一张不再年轻的脸。于是,少年的轻狂任性的在他苍老的身体上流转,却没有了年少而带来的宽容。看着他,觉得自己喜欢的的确是幻象,而不是他本人。

  然而,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好,心里住着一个人,就会温暖,不再孤独,就会觉得世界一片美好。真好。

  穿上新买的羽绒服,发现自己身材形貌都是相当平庸,丑小鸭,终究不是白天鹅啊。阿玉说,气质可以培养,腹有诗书气自华,而自信也是如此,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其实,现在作为矿院理科本科生,文笔忧郁带着犀利,我已经被许多人羡慕了。阿玉说,要我找个偶像,然后朝着她的路线风格方向努力,就会蜕变成一只梦想中的白天鹅,近乎于完美的。真的吗?我很想像Lisa,可能会合乎严寒的口味。严寒,你是我心里挥不去的影像。

  看着毛娟和他在那里聊天,一副小女生的崇拜表情,我羡慕着,却不愿与他这般交流。我知道我引不起他的注意,我知道,我不喜欢这样的人,可是,我却骄傲着,我不要那样仰望和关注他。

  他是一个孤傲的人,严谨到处处掩饰,孤傲到远离人群。可是,我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他的心真的如此冷静孤然,真的如同外表那样远离尘世。他越孤傲,我越关注,他身边簇拥的人越多,我越远离。

  可是,我又能远到哪里?掩饰着,却又不够彻底,距离着,却又难以走出视线。

  总想引起他的注意,叩开他紧闭的心门。而他一旦抛开掩饰的外在,我的激情却即将冷却。

  就是这样,越得不到,越想要。而我算什么,在他的眼里,一个崇拜他的小女生而已。我却固执的自欺欺人的想,那次温暖的怀想里,他应该是有一点触动的吧?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研究《金瓶梅》的?

  我就是知道啊。

  可是,我又那么强烈的渴望他的注意,他的欣赏,白日做梦吧,这样青涩而固执的梦,在冬天绽放。一切都是虚幻的,而这恋爱般的朦胧,这一季,不再寂寞。

  (四)

  明天,又要上马哲课,要见到他了。天啊,我真的如此在乎吗?

  课间,我抄写着英文诗,桌上放着厚厚的《林徽因》。

  他抽着烟,呛人的烟味扑鼻。终于,他伸手,拿起书。我低着头,匆匆一瞥,笑了一下,继续我的writing

  把书放回原处,他终于冲着我说话,你知道这两个人吗,黎九连和张志新?

  我等了好久啊,你知道吗,我等你等了好久。

  越接触,便越相信了自己的猜想,他是那么冷静而严谨的人,与我感性思维泛滥的性格截然相反。他不喜欢我,一点也不,我这样性格的人。

  如果得不到他的青睐,我宁愿孤独仰望。

  我不是不会理性思维,我只是,喜欢这样的率真与真实。

  可他说,张爱玲有点变态。

  我说,林徽因漂亮吧?他避而不答,说,这书写的应该很不错,挺有诗意的。仿佛只要他说漂亮,就会降低他的思维成熟度。

  为什么,他那么理性,或者说,苍老,我为什么会喜欢?

  可是啊,他不喜欢我,我要的只是一点点欣赏而已。他说他最喜欢冬天,那么冬天的回忆便是温暖。

  他说书本华的那句名言,闭上眼睛,世界上就没有悬崖。可是,我闭上眼睛,整整一夜,他的影像还是挥之不去。严寒,你是我的悬崖。喜欢你,是我的劫难。沉溺,不想逃脱。

  (五)

  严寒说,《万历十五年》不错,读过之后,你会感觉,原来历史是可以这样写的。因为他的一句话,我跑去图书馆,找了两个小时,一无所获。

  我不在乎那本书了,当失望渐渐让心凉下来,我只是想到,我和他,是不是如此无缘。我想,我有点放纵自己走火入魔了,可是,我舍不得放手。

  徐志摩像一团火,我说。

  他笑,是啊,把自己烧没了,把别人也烧死了。

  我呢?是不是也这样,所以,才不敢有人靠近?

  人活着,不能太享受,如我,一点控制力都没有。似乎,这样下去,都与动物无异了。

  想起那天和他的谈话,那么的以自我思维为中心,而且又是直线思维,反应又慢,没有达到那种顺其思路的谈话而让他印象深刻的效果,他是那样精明又人情练达,他应该是会一眼就看穿我的心里吧,又想拌孤傲,又不够矜持的小女生,没有让他有知音的感觉、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有无法释怀的特殊冲动吧?

  《林徽因》里,徐志摩有三大信仰:爱,自由,美。觉得自己跟他很像,然后就害怕,我真的担心,自己心智不健全会导致人生的悲剧。像张爱玲,像徐志摩,严寒说他们变态。那么,我是不是也如此?所幸,我没有人家横溢的才华,应该不会酿成什么特大悲剧。

  好想让他喜欢我,欣赏我,觉得我与众不同,然后如若可能,我们还会进一步交流,然后成为朋友,多么令人神往的一件事,确实白日做梦。

  他并不特别优秀,并不是我理想中的完美,他那么严谨,不敢流露真实的想法,工具化,模式化,他的强烈自控力和强烈自我展示欲,在一直一直冲撞,他努力的调和着,我还是信仰赌徒的勇气和力量。

  但是,我在他面前,掩饰我的冲动,偏激与感性,一直想挑战他的严谨,征服他一直以来维护的理性思维。

  (六)

  昨晚梦见他了,他终于入梦了。而明天有课,这学期的马哲课就要结了,我的节目就要终止了。

  要迷恋多久,要在心里偷偷的喜欢多久,才会,才可以,慢慢的淡化了他的影像?或许,我的确有一颗苍老的心,才会对四十三岁的他感兴趣,谁知道呢?

  他说啊,他好怀念以前的日子,一周只有一节课,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哼,好像我们都是他的负累,是给他造成痛苦的原因一样。我就不相信,他那么自恋的人,会不喜欢众多学子仰望的心态倾听他的课,只是,他太追求完美,生怕课业太多影响他的发挥,从而影响他的教学水平的次可度。多么自负的人,在乎名利,在乎学者的名声,却装作超然一切的模样,自欺欺人

  我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而我来这座小城,只为遇到这棵老树吗?

  小小的插曲啊,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从此,课结,人散,遗忘,一切变淡,只记得《金瓶梅》,还有那句,你怎么知道我在研究《金瓶梅》?

  我就是知道啊,信不信由你。

  可是啊,我却好想他让他对我有心灵的冲动,好想让他看我一眼,然后俯视一切的淡漠的眼睛里,有一丝亮晶晶的东西,这便是我求的,然而,它如此难,难于上青天。

  (七)

  今天,马哲课终结。

  没有再细细看他的脸,便永远永远不得再见。从此,他从我视线里彻底消失,从我这段青涩岁月里经过,走远。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张晴,当严寒知道她没有笔时,他给了她他的笔答卷。我只能说,我真的有点嫉妒。

  剩下的,是伤心。

  究竟,在他眼中,有没有一个小小的我的影像,而那影像又是怎样的模糊的轮廓,究竟是用什么样的眼神描绘的线条?我知道我是个没有华丽外表的女孩,也没有灵性和悟性,更没有他的理性,我所有的只是太过灼热的情感,而他,是躲之不及,嗤之以鼻的。

  一直不想叫他觉出我内心的感受,所以尽量矜持,以及沉默不语,任他与别的女生谈笑风生笑颜如花,可是,还是破绽百出,他那么精明的人,洞察人情世故,怎会不知我一个小小女生的心思。只是,他不在乎,一笑而过。

  这段痴痴的单恋,俗气的暗恋自己的老师,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

  他是不需要喜欢人的人,他要的,只是被人崇拜被人仰慕。

  我也喜欢别人以我为中心,哄着我,宠着我,疼爱我。我是这般依恋情感,所以我会妥协,我会委曲求全,就像那次,我主动的和他说话,虽然是唯一的一次:你,是不是在研究《金瓶梅》?

  我好想和他聊天,因为这种谈话会让我一直很温暖,只要想起,就会有温柔与甜蜜涌上心头,,像恋爱的感觉。我喜欢这种感觉,却又不想叫他知道我的渴望,我想让他看见我的才气和灵性、我与他之间不期而遇的默契,只有这样,那颗理性的心才会有一点冲动,有一点波澜,有一点除了轻轻一笑之后的心弦颤动。我想让他知道,我并非除了傻傻的单恋便一无所有,我要他的心里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不管多么模糊和微小,但多么狂傲的他也要承认,我曾经满足过他对知音的期待。

  所以啊,我会在他的课上看小说,会在他讲得慷慨激昂时把目光投向窗外的天空,还会在他偶尔的失误困窘时候放肆的笑。我就是要拌出漫不经心,就是要挑战他的权威。挫挫他的锐气,让他知道,并非全天下的人都对他顶礼膜拜到一塌糊涂,以至于,他可以那么不屈地对待他们的灼热情感。

  他会生气吗,我希望他会,但是,希望渺茫。

  他越生气,我就越开心,阿玉说,你好坏啊。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不,是痴迷。

  只要他心有所动,我就足够开心,带着盲目的自信,他不喜欢仰望着他的小女生,他在灵魂深处渴望的是默契,是两个灵魂不言而喻的相通,是奇妙而难得的山谷回声,心灵的回声,虽然,他会在生活中努力使自己处于被仰望的位置,包括家庭和婚姻,他因为太理性而怯懦,不敢追求他最想要的,他是一个禁欲主义者,知道放任自己拥有冰与火的相恋,那么刹那的美丽带来的是巨大的代价。

  得不偿失,生生地割断他所有关于美好与精致的幻想。他没有我的勇气与傻气,他的精明睿智早已让他丧失了对一些美好向往的能力,而我,看着他,这么理性冰冷的人,不可抑制地生出强烈的渴望,去唤醒他心中沉睡百年的幻想。

  我就是想看到他不冷静,不从容,有点窘有点讷的样子,在他风度翩翩,举手投足的从容睿智背后,我知道,还有不为人知的平凡的不光鲜亮丽的东西,想抖落出来,它们是我严重最可贵的珍宝。我要看到他从理性而冰冷,狂傲而清高,虚伪而掩饰里,看到一个情感回归的,人性释放的,可爱而可及的他。

  (八)

  他说的一切,我都在不服气的质疑,可是内心里,他的每一句话,都当作圣旨镌刻于心头的。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结课后这么长的假期,他是有足够的时间过神仙般的日子,而我,在这里想着他,他呢,从来从来不曾在脑海闪现过我的影像吧?

  这以后,真的要在担忧和思念的悲剧里滑翔吗,爱而不得,执爱不放,殉于情殇。

  多希望,他的眼里,有一个小小的我,那么这场青春岁月的仰望倾慕,便不再是孤独的踽踽而行。他是那么的自恃完美和骄傲审慎啊,即使心有所动,依然要坚持不屑一顾。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爱会醉,也会碎。

  我只要一份绝望的爱,用它去拯救对爱的绝望。

  不再奢望。今冬有情。寒意渐浓。萧梦深重。

  但留他的温暖在心底,一季无惧风雪。

(责任编辑:李建)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