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ChinaRen校园-搜狐网站
ChinaRen校园首页 > 校园新闻

云南一警校学员锤杀两室友后自杀 连考4次入校

    保山对话疑凶母亲:供他读书欠的债一辈子都还不完  

   4月18日上午,我们从楚雄向保山市隆阳区进发,寻找王建军的老家。

  进入隆阳区已近下午4时,一路走,一路问,本以为漫无边际地找寻却迎来不错的运气。走在街上,意外发现真有群众对8天前的“警校事件”窃窃私语。从人们小心翼翼的谈话中,我们获知一个地名,隆阳区金鸡乡——王建军家所在地。

  从隆阳区找到金鸡乡,又从东方村委会问到下东方十队,一个离城区只有十余公里的小村。

  王建军乳名叫“蜜桃”

  “村里来了几个外人,找王家的。”所经之处,村民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打量着我们。提起王建军,他们就问:“是不是前几天在楚雄死掉的那个?”在一名热心村民的带领下,我们敲响了王建军家的大门,此时,已是下午5时许。

  “吃饭了吗?”王建军的小姨缓缓地打开门时,坐在院里的王父王母也同时作出了这样的问候。似乎对于近期经常会突然找上门的陌生人,一家人已不再觉得意外。出于热情好客的本性,48岁的王母起身就要去厨房准备吃的,我们赶紧将其拦下。

  确如之前所了解到的,王建军家庭条件并不宽裕:一幢20余平方米的土木结构瓦房1982年盖起来后就没再翻修过,在邻居家的砖房衬托下显得低矮陈旧。狭窄的院坝,摆下一张小桌后更显拥挤,连单人通行都需侧身。几头刚出生10余天的小猪在院里窜来窜去,王母说,这些猪仔都还太小,要想卖钱,至少还要等2个月左右。除了猪仔养殖,家里还养鸡,这就是他们家全部的经济来源。

  待我们把来意坦诚相告,之前一直礼遇有加的王母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她说,一开始她把我们误认成了来自外地的警察,以为儿子的案情有了结果,我们是来传信的……稍许平静后,王母捂着脸痛苦地开了口:“在我们父母眼里,蜜桃(王建军的乳名)是优秀的,不优秀不可能考上警察……”

  母亲:王建军很孝顺

  1984年,王建军出生在这个贫寒的农村家庭。5岁时,父母又给他生下一个妹妹。一家4口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两个孩子非常懂事听话,从小学习成绩都不错,王建军初中毕业就考上了武汉一所警官学院,中专和大专一并修读。这一来,父母为了帮他筹集学费和生活费,除了每天到地里干活,还额外搞起了养殖,忙得不可开交。

  然而好景不长,父亲因为长期劳累过度,导致脊柱病变压迫到脊神经,医生嘱咐他不能再做重农活,否则有可能瘫痪,而高达10余万元的手术费又让这对老人望而却步,为了孩子,王建军的母亲从那以后只身担下整个家庭的重担。“那时,蜜桃每学期的学费就需要四五千元,每个月还要给他汇500元生活费。这些钱,我们只能到处去借。”据王母说,他们通过向信用社贷款,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来贴补两个孩子读书所需的开支,逐渐欠下了20余万元巨额外债。而这些苦楚,因为担心王建军在外读书受影响,父母一直瞒着他。

  “他只知道家里为了供他和妹妹读书欠下很多钱,具体是多少我们没告诉他。他也很懂事,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询问他爸爸的病情,还交待我千万别太累,一定要注意休息。”王母回忆说,虽然家境贫寒,但王建军对父母一直很孝顺。有一次回家过完寒假后,母亲为了给他筹集去武汉读书的路费,悄悄把戴在手上多年、有着深刻意义的一枚金戒指送到当铺,准备当些钱为儿子买车票。王建军知道后立即冲到当铺,强行把戒指夺了回来。他哭着对母亲说,如果为了自己的车票就要典当这么重要的戒指,他情愿不再读书。王母吓坏了,再也不敢提典当戒指的事,只好又找亲戚借钱,为王建军买了车票。

  连考4次终于考上警察

  2003年,从学校毕业的王建军回到了家乡,他先在保山市公安局应聘当了保安,后来又去当地交警高管支队做了协管员。“他每个月才320元工资,交给单位100元伙食费后更是连自己的花销都不够,常常得靠家里接济。”王母说,有一次王建军的同事结婚,他本来只打算送50元的礼钱,但后来听说同事们送的都是100元,囊中羞涩的王建军只能向母亲开口。母亲劝他量力而行,但他低着头沉默不语,半天才憋出一句:“就我一个人送少了,不好……”无奈之下,母亲只好从家里为数不多的生活费中硬挤出100元钱,交到王建军手里。

  除了送礼一事,生活中的王建军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以前在家时节俭的习惯不见了,他开始反对父母吃剩菜剩饭,还告诉母亲吃过夜饭菜不卫生。只要他在家吃饭,当晚剩下的饭菜都会被他拿去倒掉喂猪。

  有了工作却仍然解决不了贫困,王建军思前想后,决定去报考警察,却没想到,他这一考就是4次:2004年报考禁毒警、2005年报考森林公安、2006年报考交警,王建军屡屡与成功擦肩而过。“特别是2006年,他本来已通过笔试进入了面试,但面试分数仅差了前面一名男生0.1分,又被淘汰了。”王母回忆说,在这段时间里,为了怕儿子心理负担过重,父母从不在其面前说任何重话,什么事都由着他,怕给他施加压力。

  直至2007年8月,王建军终于在报考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时榜上有名。随后,他顺利通过面试、体能测试、体检,总算如愿成为了蒲缥派出所一名初任民警。喜讯传来,全家人都乐开了花:儿子当上警察,从此收入稳定了,摆脱贫困也就有望了!

  父母赶集时惊闻儿子死了

  今年1月,接到上岗通知的王建军收拾行李去了蒲缥派出所,也许是工作繁忙,连今年春节他也只回了4天家。不过,他照例一周左右给家里挂一个电话问候,母亲却因为担心话费昂贵反复叮嘱:“家里有我和你爸呢,一切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省点电话费留在工作上用!”2月14日,王建军随同事王伟等人前往楚雄警校参加为期3个月的上岗培训,因为担心漫游费太贵,他还特意更换了一张当地的手机卡方便和家里联系。那之后似乎一切正常,父母以为总算将儿子拉扯长大,只等以后安享好日子了,却没想到,噩耗不期而至。

  4月10日下午3时许,正在街上赶集的王父王母突然被一女性乡亲叫住了。“她是带着一辆警车来的,说派出所的警察找我们有事。”王母回忆说,上了警车后民警告诉他们,儿子于当天凌晨在警校里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王父王母当场昏过去。“衣服也没换,警察连夜把我们送到楚雄殡仪馆。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整个过程中也不记得到底昏过去几次,就连蜜桃的尸体我都没能见到……”王母说,亲戚们怕她看到儿子尸体后情绪激动一头撞死,做主包揽了王建军整个火化及善后事宜。

  4月13日,意识不清的王母王父随亲属们回到保山家中,王建军的骨灰被其舅舅带走择日下葬,而王母从那天起就一直在家中接受输液治疗。

  “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场梦啊”

  “4月6日(凶案发生前4天)是个星期天,现在想起来,那是出事前他给我打的最后一个电话,但说的都是很平常的话,也没什么异常啊!”据王母回忆,那天下午,她外出割草喂猪,因为怕干活时不慎遗失手机,于是把手机放在家里。回家后,发现有未接来电,王母按显示号码回电,原来是正在楚雄警校培训的儿子。“我问蜜桃培训怎么样,他说理论课都没问题,就是跑步时老跑不过人家,他长得胖嘛。我安慰他慢慢来不着急,他反倒告诉我5月14日他就能回来了,叫我别太想他。谁想到几天后就出了这样的事……”王母激动地比划着,说自己含辛茹苦把王建军从一尺多长的婴儿培养成警察,本来想着儿子可以回报父母了,却没想到幸福生活还没开始,就发生这样的变故。“为培养他,我欠下亲戚朋友一屁股债,他却这样一个人走了,我和他爸爸就算是还到老死也还不清了啊!”王母说,本指望儿子领工资后帮着偿还家里的债务,或供妹妹读大学,但现在看来,成绩优秀的女儿恐怕读不了大学了,因为他们实在不敢想象,家里哪里还有能力再供养一个大学生。

  我们在王建军家里看到,因为其不常回家,本就简陋的家里几乎没留下他什么东西。原来的卧室已成了杂物间,就连春节回来那几天也是和父亲睡的。

  “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场梦啊!醒过来后,一切都还是好好的,我的蜜桃还会笑着叫我妈妈……”王母抬起一直低埋着的头,茫然地看着我们。

  朋友眼中:王建军爱玩杀人游戏

  “王建军杀人后自杀?不会吧!”在乡亲们眼里,王建军从小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他那么诚实,那么优秀,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村民们说,王建军在村里人缘挺好,无论多大的娃娃都爱跟他玩。事发后,村里每天都有大量村民前往家中劝慰王建军的父母,希望他们振作起来。

  而据王建军的朋友介绍,在这4年漫长的“赶考”生涯中,原本开朗活泼、爱交朋友的王建军,性格上逐渐开始出现变化。“自从考上警察,他整个人就完全变了……”王建军的朋友说起他这些年的变化,也忍不住摇头叹息,从前的王建军非常喜欢和朋友相处,但考上了公务员、确认自己成为一名警察后,就开始变得有些“拽”了,和朋友的交往也少了许多,甚至不再常与身边人说话和交流。

  与朋友的交往变少,这让本就喜欢上网的王建军,对网络游戏更是开始疯狂地着迷,他非常爱玩一种网络杀人游戏。

  “他爱玩杀人游戏,但游戏里的杀人,怎么竟会变成了现实?”朋友说,对王建军的行为怎么也想不通。

    张廷振和王建军关系最好 
 

  4月19日,我们几经周折,找到了张廷振的家,见到了他的母亲。

  张妈妈在隆阳区林业局下属的林场工作。张廷振的爸爸10余年前从布鞋厂下岗后,一直帮兄弟在做副食品批发生意,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24岁的张廷振是家里的独子,178厘米的身高,高大帅气。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4月10日凌晨案发后,当天中午,瓦房派出所就通知了张廷振的父母,并连夜将夫妇俩送到楚雄州人民医院。“当时我们正在逛街,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时人都吓蒙了,去楚雄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梦?警校里面住的都是警察,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张妈妈说,尽管公安局的领导说儿子伤得不算重,没有生命危险,但听说头部和身体都有伤,她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一个担心伤到他的脸破了相,一个担心伤到腹部,影响他今后结婚生子。直到夜里赶到医院看到他精神还算好,医生也说伤情不重,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对于案发当夜的情况,张妈妈一直强调警方不让打听,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儿子是案发现场唯一的幸存者,也是目击者,同时也是一名警察。我们一到楚雄,州公安局局长、书记都来看望了我们,并说这是一起重大刑事案,警方正在调查,一定会给所有家属一个交代,请我们配合警方工作,不要乱打听,耐心等待调查结果。”张妈妈说,“儿子在医院被照顾得很好,楚雄警方有专人护理他的起居,我们基本上帮不了什么忙。我们在那儿对儿子来说是一个精神安慰。虽然都没跟儿子打听什么,但14日回到保山后,却发现这件事早在保山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毕竟去楚雄参加培训的学员还有不少,许多学员都看见了王建军躺在宿舍楼下死了的样子……”

  “儿子从小黏家,隔三差五都要打电话回来”

  对于凶案里死去的两名准警察,张妈妈只听儿子说过王建军:“儿子从小黏家,尽管去培训,隔三差五都要打个电话回来说说培训的生活。王建军、王伟他们3人住在一个宿舍,对于王伟,儿子讲得不多,但王建军和儿子关系不错。王建军长得胖,儿子叫他‘小胖墩’,平时两人挺说得来的,儿子生病感冒,‘小胖墩’会陪他去打针抓药,‘小胖墩’病了儿子也会陪他去看医生。‘小胖墩’家里经济条件好像不太好,上个月儿子打电话来说钱不够用了,我们还奇怪,因为去培训时我把储蓄卡拿给了他,里面有1000余元,儿子买了一件阿迪达斯的衣服,吃饭警校有食堂不应该花那么快。一问,儿子才说‘小胖墩’病了,输一次液都要七八十元,他借了300元给‘小胖墩’看病。”

  “警校要放假5天,儿子早早就张罗着要回来。放假前两天他打电话回来说,他们几个保山学员自己凑钱包了辆车,4月11日中午12时到学校接他们,晚上就可以到家了。我还问他‘小胖墩’回不回来,儿子说不回。谁知道第二天就出事了……”张妈妈说,不管凶案是怎么发生的,跟其他死去的两人相比,毕竟儿子幸运地逃出来了,没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只要儿子好好的,作为父母也就安心了。

  “从小到大儿子脾气都很‘温’”

  在母亲眼里,儿子不但优秀且孝顺:“在西安读书时,每个星期儿子都要跟家里通话,说说他的生活学习,同学朋友哪个过生日,哪个生病感冒,甚至哪个女孩子喜欢他,他都要跟家里汇报……”张廷振放假回家是妈妈最开心的事:“放假回来,就成天待在家里看书上网听音乐,要么就陪着我逛街买东西。他那么高的个子,搂着我的肩得弯着身子,但他挺开心的,说‘你也不看看,现在还有哪家的儿子会陪老妈逛街的,这说明我疼你’。儿子长得帅,穿衣服很讲究牌子。他长得帅也挺臭美,每天出门都要照镜子,喜欢他的女同学很多,可惜到现在也没挑上对眼的女朋友。”妈妈骄傲地翻出了儿子的大学毕业照,照片上,张廷振站在班级最后一排,瓜子脸,穿着大红T恤,俊秀挺拔,笑得阳光灿烂。“可惜眼睛小了点,所以老想着要找个大眼睛的姑娘……”

  张廷振不但对家人好,对同学朋友也非常慷慨和善。张妈妈说,儿子从小患支气管炎,一感冒就咳个不停。有一次他的病拖重了,躺在学生宿舍里卧床不起,父母听说后急得要赶去西安照顾他,但张廷振考虑到父母没来过西安,担心万一路上出什么事,坚决不要父母来学校,说同学会照顾他。张妈妈立即给他汇去5000元钱,嘱咐儿子饮食营养一定要跟上,同时对照顾他的同学也该慷慨一些。结果,儿子不但给照顾他的同学全包伙食,自己吃什么也让同学吃什么,还给同学买东西,5000元的汇款,最后医药费不到200元钱,其他的4000余元钱都花光了……张妈妈说:“我们从不在钱上为难孩子,他生病我们去西安看他,来回路费加上食宿至少也得花那么多钱,同学愿意照顾他,说明儿子有人缘,大家对他也好,我们当然不能让儿子感到为难。”

  张妈妈说,儿子大学毕业回来学了驾照,有空就开车去帮爸爸送货,很宽的路,儿子把车开得不紧不慢,连微型车都可以超他的轿车,妈妈经常看不下去,要儿子把车开快一点,但儿子却笑着说:“开那么快干吗?万一出事,撞了人要医,撞了车要赔,到时候更麻烦!”“儿子不但性子慢,从来都不争什么!”张妈妈说,“从小到大儿子脾气都很‘温’,别人家养个儿子成天不是打架闯祸就是被学校老师家访,但张廷振真没给家里惹过麻烦,我和他爸爸一个是初中文化一个是高中文化,学习上根本不能给儿子帮上什么忙,但他放学回家就做作业,学习自觉性非常高。平时班里也会有同学欺负他,他从来都让着。”

 >>更多校园新闻
大二女生想实习爱情 效果满意可以转正
父亲背残疾女儿上学10年 大爱感动校园
高一女生遭女同学殴打 脸部被别针伤
老师绑架9岁小学生获刑 追回97.1万
获140万奖学金 高三女生叩开哈佛大门
少女遇车祸智力受损被父母遗弃医院22天
肄业北大博士待业7年 患有深度抑郁症
长期自闭自卑被欺负 大一学生捅死同学
女教师怀孕被校方要求离职 压力过大流产
北大教授批仇和昆明“新政” 仇和设宴
[上一页] [1] [2] [3] [4]
(责任编辑:樱桃)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茶 余 饭 后更多>>